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> 连接天堂的纽带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驱狄撵狼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听说有了贺鲁的消息,梁建方顿时来了精神,急忙展开地图,便确定位置,见塔什赫城东面,山峦起伏,河水纵横,且又相隔甚远,梁建方脸上的喜色便渐渐的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骆弘义凑近仔细琢磨了一番,捋着山羊胡须,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道:“安抚中原要用信,驭使夷狄则要用权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见众人都将头扭向了自己,骆弘义轻咳一声,接着道:“贺鲁坚守一城,以为冰天雪地,大唐人马不会来,我们正好趁其不备,一举歼灭!”

    梁建方略显不耐的摆手道:“别尽绕弯子!说具体咋干!”

    骆弘义诡秘一笑,接着道:“朝廷发兵是为剿灭贺鲁,而处密、处木昆等各部虽说是跟着贺鲁跑,但也未必死心塌地,我们何不来个宽恕安抚各部,专诛贺鲁呢?”

    梁建方沉思良久,显得信心不足道:“此计倒是不错,只怕驱狼撵狼,反倒弄个豺狼成群。”

    骆弘义不以为然道:“狼也知道依附强者,现在贺鲁已是强弩之末,面对强盛的大唐,他们不会不选择自保。”

    梁建方长吁口气道:“虽然贺鲁留下了大批粮草,但大军长期驻扎也不是个办法,就依你之见,若能说通各部,咱就继续西进!”

    利益总是能让人心动,靠骆弘义的三寸不烂之舌,倒是说动了不少有威望实力的部族。

    于是,射脾、处月、处密、契苾等突厥各部在前,梁建方亲统大军在后,一场驱夷狄,攻豺狼的战役就此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然而,狼自有统治狼的法子,虽然骆弘义软中带硬的话语,和事后利益的诱惑,让疑心重重的突厥人动了心。

    但等到大军真的兵临城下,动起真格时,那些狼崽们却又被贺鲁的淫威和许诺给瓦解了初心,转眼间,便调转马头,与大唐人马为敌。

    幸亏梁建方多了个心眼,让大军随后缓缓而行,只让巴尔顿派五千精骑紧随其后,见势不妙,巴尔顿的人马扭头就跑,这是他们的长项。

    兵退五十里扎营,前军探子来报:“处月据守牢山,其余各部均驻扎在城外!”

    骆弘义听说,气呼呼嚷道:“这个朱邪孤注!当时说得好好的,他咋就能出尔反尔呢?”

    梁建方淡淡道:“处月是个大部族,早在射匮时期,人家就跟着贺鲁的屁股转,听说朱邪孤注还和贺鲁有啥情缘关系,虽然时势不利,但让他真正反水却难。”

    骆弘义依然忿忿嚷道:“不行!我还得找他说说,已经答应让他日后统领山北草原!”

    梁建方摆手道:“我看你就拉倒吧!现在找他,无疑是与虎谋皮,弄得不好就是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然而,骆弘义还是不死心,他不相信朱邪孤注的信誓旦旦,会转眼间变得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于是,他派了一文两武三人作为和谐使臣,带着他的亲笔书信,前往处月大营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也不知是因为贺鲁的淫威作怪,还是朱邪孤注真的就如此憎恨大唐,还没等来人把话说完,便一声令下,弯刀飞舞。

    可怜三人,就这么给被乱刀砍死,抛尸河边。

    望着浑身血迹,冻得像个冰棍似的尸首,骆弘义恨得钢牙锉响浑身颤栗,挥拳跺脚,发誓要为死者报仇!

    然而,对于目前的局势,身为军中主帅的梁建方,并未像骆弘义那么激愤冲动,在安抚了同僚后,他派出三拨探子,详细踏勘牢山附近的地形,打算策划一次歼灭性的战役。

    牢山是由天山山脉向西北方向延伸出的分岔,它像只老鹰的翅膀似的,横在西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南端常年积雪,人际罕见,北面一道小溪养育了一条绿色的彩带,远看风景如画,近观荆棘丛生,人马难行,而且,背后毡房连片,战马成群,不知有多少张弓箭等待着来人。

    唯一能让兵马通过的是个被称作“乏马梁”的缓坡,坡面虽宽且平坦,但却坡长渐陡,及至上到坡顶,已是人困马乏,气喘吁吁,故称“乏马梁”。

    朱邪孤注的人马,除沿溪驻扎外,大部分都集中在坡顶的凹谷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有人马精疲力尽的爬上缓坡,等待他的便是兵强马壮的反击,或是铺天盖地的箭雨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探子的回报,都唏嘘不语,梁建方也是一筹莫展,只好暂时驻军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李晖虽然一言不发,但满脸孩子般的轻松,却显示着他的内心并不感到沉重,而且,还带着几个心腹手下,上山打猎消遣,看样子,根本就没把打仗的事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骆弘义对此满腹怨言,二话连篇,而梁建方也是唏嘘叹气,只当他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李晖打小就常走西域商道,对于天山的习性还是了解一二,山南光照充足,气候较暖,松柏树木如毯,几乎遮盖了整个山体。

    而北面是,斜生的阳洼松柏成片,而阴洼却是树木稀少,草矮石露略显荒寂,并且,有些地方还常年积雪。

    夏天进山打猎,即避暑又消遣,猎物也多,寒冬季节上山,却要十分小心,如果不懂得积雪走向,很容易被陷入雪洞,窒息而亡,更为可怕的是,还会因此引发雪崩。

    到了山脚,李晖就让人绊了马腿,步行沿坡而上。

    银色世界,并没有影响动物的出现,而且,它们大都集中在阳洼暗淡的绿色里。

    天山上动物品种繁多,最常见的是大头羊,但李晖今天却对天山雪鸡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雪鸡一般生活在雪线边缘,与珍贵的雪莲花为伴,因以雪莲花籽为食,所以,浑身是宝,被视为禽中珍品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发现一只肥硕的雪鸡,李晖欣喜搭箭,刚刚瞄准,就见雪鸡突然“扑腾”一下,便滚落石崖。

    李晖正自纳闷,就见一身手矫健的突厥人,从石后窜出,拎起雪鸡就要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但欣喜的脸面,还没来得及调正方向,突然黑影一闪,就见李晖笑咪嘻嘻的立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深山里突然冒出个人,而且是悄无声息的贴在了自己身前,顿时便将那人吓得一屁股坐倒,面显惊恐地摆手失声道:“神......”

    李晖面带温笑,用突厥语说:“你运气不错,我也是打猎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这才咧嘴笑道:“吓死我了,以为遇到了天神。”说着,便软软起身,目光狐疑的瞅着李晖。

    李晖向四周茫然扫视一眼,指着遥遥可见的乏马梁,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从这里能绕到那个梁后么?”

    那人神情猛然一愣,面显惊恐道:“那里来了很多外族人,把我们赶到了山里住,不让人靠近。”说着,脸上露出怨愤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晖知道他是零散牧民,一般都是在非常偏僻的地方独家或是几家一起放牧为生。

    于是,淡淡问道:“家里有多少牲畜?”

    那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说:“有几十只羊五头牛,都让那些人给吃光了。”说着,面显忧愤。

    李晖一副轻松的样子,指着身后的远处,温笑道:“那边有个山坳,水草也好,养个几百只牲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人声音乏乏道:“那是瞎熊沟,是个放牧的好地方,我夏天在那里住过。”

    李晖孩子般笑道:“要是我给你二百只羊,五十头牛,你能不能帮我做件事情?”

    那人睨眼瞅着李晖,撇嘴笑道:“不是吹牛吧?”

    李晖正色道:“不吹牛!今天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那人狐疑的瞅了李晖一眼,神情迟疑道:“不会是让我去杀人吧?我可不杀人。”说着,目光忧伤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李晖轻松笑道:“只要你带我的人,绕到梁后面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人先是迟疑了一下,然后,眼神狡猾的瞅了李晖一眼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热情的太阳刚刚染红银装素裹的树梢,就见遥遥坡下,兵马如潮,旌旗飘扬,沉闷而又节奏鲜明的军鼓声,震荡着山谷,落鸟惊飞,沙鼠缩头。

    正在喝茶吃肉的突厥人,突然疯蚁般的涌向坡顶,翘首引颈的朝坡下张望了一阵,又显出不屑轻慢的样子,慢慢散去。

    因为以坡长和队伍的行进速度,在太阳挂在头顶前,是看不清来人的嘴脸的,所以,他们有的是吃饱喝足,坐等来人的时间。

    估计朱邪孤注的人,曾经在此占到过便宜,所以,显得有恃无恐,不慌不忙,还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前面是数排徒步的弓箭手,如密林挡道,后面是大批跨马提刀,跃跃欲试的勇士,如溢坝待泻的洪流。

    只等自坡下疲惫而来的人马靠近,一阵箭雨冲刷过后,便是排山倒海般的冲杀。

    而骑马慢行的人,即使不被箭雨所伤,四蹄发软的马匹,也会被滚滚而来的铁骑冲倒,将主人葬身于雨点般的铁蹄下。

    日上杆头,雪域泛光,坡下如蚁般蠕动的大军,渐渐显出了阵型,一排人,一排马,井然有序,不慌不忙,慢慢朝前移动,仔细观看,原来,马背都是空的,而人却走在地上。

    突厥人见状,便轻慢嬉笑,知道来人都是人困马乏,不堪一击,马上的勇士们,拿刀指指点点,像是在分配要收割的青草一般,有的索性下马撒尿整衣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右侧方突然马蹄轰轰,杀声震天,顺坡而下,足有几千人马滚滚而来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