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> 孔门学渣 > 第130章 书呆子的不逾越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这样地书呆子先生,一般很得家长的欢迎。可是!对于孩子们来说,就觉得太不会变通了。所以!学生一般都不欢迎。

    当然!那些老实忠厚的学生、聪明的学生,德育好的学生,还是很需要这样地先生。

    因为!这样的先生,绝对是按照“国家规定”的教学大纲来教学,规规矩矩不逾越。

    而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,只会捉弄这样地先生。甚至!打先生。

    乐歌心想:这样地先生身边要是没有一个厉害的人物给他撑腰,给他收拾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,他是混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闵世恭见众人都围过来了,这才发现自己又书呆子气了,赶紧慌张地收拾着行李。

    颜路想伸手过来帮忙,却被他阻止了!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!自己来!”

    颜路无奈,只得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去做饭吧!”孔子朝着颜路点点头,说道:“我们都还没有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嗯!先生!”颜路答应一声,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狼妹过来抱着亓官氏的胳膊,小声地问道:“我晚上睡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带孔鲤睡!”亓官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姐夫他呢?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让他跟乐歌睡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颜路让他跟先生睡!”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不要!”闵世恭听了,赶紧摆手。说道:“我一个人睡惯了!有人陪我睡我不习惯!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师娘来了呢?咯咯咯!”狼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师娘?”闵世恭应了一声,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他有洁癖,可与妻子同睡又不同。女人爱干净,一切都处理得好好的,他放心。而别人!他不放心。特别是别人的那一双臭脚,臭不可闻。真的!他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颜路跟我们三人一起睡!”孔子赶紧表态道。

    乐歌站了片刻,也去厨房了,帮颜路做饭。颜路在上面掌勺,他在下面生火。

    闵世恭把行李又打包好,一个人提到柴房内。

    孔子想帮忙,却帮不上!

    可以看出!你要是帮忙他还不高兴。不是不要你帮忙,因为你帮不了他的忙。他有他的习惯,怕你打乱了他的习惯。

    柴房内,有一张床。床上面有凉席,凉席上铺着床单。另外!床里面还有一床夏天专用的薄棉被。床上有两个枕头,并列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虽然是夏天,可北方的夏天并不热,晚上一般是要盖薄被的。

    外面!还有一床薄纱蚊帐。

    床上用品,都不是新的,好像是以前家里遗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!在孔母时期,家境还是凑合的。经常有亲戚来往,家里必须有客房以及床上用品等相关东东。

    孔子、亓官氏、狼妹三人跟进来,看着闵世恭。闵世恭不用别人插手,别人也不方便插手。

    这里!现在属于他的私人空间,别人无权干涉。

    闵世恭把行李全部拿进来后,站在床前朝着柴房内看了半天。一时之间,不知道如何摆放自己的行李?

    柴房这里,只是临时床铺。所以!里面没有衣柜,只有一个货架一样的架子。其他地方,是柴禾。

    以前有一个便桶,现在已经拿到后面去了。柴房后面有个后门,直通后院。不过!柴房内还是残留着尿骚味。另外!还有女人的气味。

    对于有洁癖的闵先生来讲,一进里面就嗅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!对于已婚男人、过来人,很快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未婚男人,没有闻过这种气味,一般是需要很长时间才习惯这种气味的。

    就跟第一次进别人的家一样,一般都是有气味的。不同的家庭、不同的习俗、不同的饭食方式、不同的体质以及个人爱好,他们家里的气味就不相同。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!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气味。哪怕你洒香水,香水还有不同的香味呢!

    以前!亓官氏为了方便洗夜(洗屁股),洗盆就放在柴房内的。

    亓官氏让乐歌住进客房,就是为了方便她晚上洗夜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!闵世恭苦恼了好一会儿,才作出决定,把行李放到架子上。然后!看向床铺。见床铺上面两个枕头并列放在一边,他觉得不合适。赶紧俯身下去,把其中的一个枕头拿起来放到床的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“扑哧!”狼妹见状,不由地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心想:这个闵先生真是个怪人?两个枕头并列放在一起,有什么丢人、难为情的呢?又不是别人看见你们两人在一起啪啪啪了?

    孔子见状,也在心里苦笑着摇头:真的!这个闵先生也太迂腐了?

    他是一个讲究规矩的人,一切按照周礼、礼仪来行事。可是!那也只是在场面上、正规场合中。私下里,个人空间里,一般都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而这个闵先生,好像就不会变通!

    不过!孔子也很佩服!人生能够如此“不逾越”界线,有底线,倒是一件好事!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,都能够遵守律法、遵守周礼、周制,社会不和谐才怪?是不是?就是因为太多的人太随便了,这个世界才乱的!大周天下才开始乱起来的。

    等到闵世恭把自己的“房间”收拾好了,颜路做的晚餐都凉了。

    大家早就等不及了,可已经知道闵世恭是个什么人后,也只能等待。因为!你帮不上他的忙,也无法劝说他,只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的晚餐颜路都做好了,可闵世恭的房间还没有收拾好。可见!这个书呆子是怎么折腾的?

    人家觉得把东西放在哪里都不合适,放下、拿起,再拿起、放下,直到合适为止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夜已经很深了。大家都觉得累,洗漱之后就睡了。

    “我傻他呆!真是个书呆子!”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乐歌还是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这个闵先生!也太怪了!不就是临时住一下,何必那么讲究呢?”颜路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食不语、寝不言!睡觉!”孔子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么?”颜路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闵先生是一个讲究规矩的人!你们只看他放东西,却没有注意到:他为什么这么放?”孔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睡觉!”孔子说道。不过!还是解释道:“他放的都是有讲究的,讲法度的!以后!我会告诉你们的!现在告诉你们,你们听不懂!睡觉!不许说话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